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校长的许诺
校长的许诺

校长的许诺

「咚、咚」上午十点,校长办公室响起敲门声。

「进来」随着这个声音走进来的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,一身运动装,配着披肩长发,好像电视里的模特。这正是高三(1)的班主任王京涛,刚来这个学校就当上班主任,而且还随班升到高三,也算是市中历史上最年轻的高三班主任和高三教师了。

「校长,您好,我……」

「小王老师呀,你不是去去北京参加优秀青年教师评比观摩会了吗?这么快就回来了,要回来就先在家休息一两天,不用这么着急来上课,你的课我都让张主任安排好了,你就放心吧。」校长打断了王老师要说的话,打算要站起来,屁股还没离开椅子,好像忽然想起什么,又沉沉的坐下,还把敞开西服上衣扣子,然后摆手说道:「坐下说吧……坐下说吧。」

要是仔细听应该能听出校长的语气有点不自然,不过王老师好像一点也没听出来,又向前走了两步,看到王老师向前走,校长好像害怕似的,往宽大的靠背椅中又缩了一下。王老师看到校长的这个动作就没有再往前,站定后说道:「谢谢校长,我就不做了,今天早上刚下的火车,本来是打算休息一下,明天回来开始上课,可我听到左波的事情就马上赶过来了,我刚和朱老师了解了一下,说要开除这孩子,现在马上就要高考了,这一开除……」听到王老师说的是这个事情,校长本来微笑这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,挥手打断了要继续为左波辩解的王老师,「王老师,左波这不是一般的逃学打架,这个性质不一样呀。朱老师虽然还没和我通气,但我原则上是同意朱老师,同意高三年级组的决定的!」

「可是左波平时一直表现都不错……」

「平时表现不错是平时,那是假象!要是今天没人发现我们还都认为这个同学不错呢吧?」

「话也不能这么说,这孩子一直挺老实本分的,也很懂事,我去他家……」「难道因为他以前表现好这次就不处理他?那他下一步会发展到什么地步,会不会去……」校长想说什么,但又碍于王老师是个未婚的女老师而没有说出来,停了一下才继续说到:「他这是耍流氓,在前几年光这个事情没准就要枪毙的!」这并不是恐吓王老师,许多年前,校长在他还是老师的时候,他的一个街坊就因为偷看女的洗澡因流氓罪被枪毙了。最冤的还是据说什么也没看着。

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」王老师可是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适当的话反驳校长,毕竟校长说的那个偷看洗澡的事情她也知道,那时候她正上初中,事情发生的几个月内她每次洗澡都要让妈妈先仔细观察家里的浴室,生怕有男人窜出来。「可是现在流氓罪已经取消了(1997年7月1日流氓罪取消),而且马上就要执行了呀。」王老师终于想起在北京时看的新闻联播中的一条内容。

「那我们也不能这么便宜了这小子呀,开除他,不追究他的其他责任就够对得起他的了,对了还要通知他的家长,让他们过来,给叶老师赔礼道歉,嗯—还要支付一些慰问金,呦—!」校长没想到王老师说出这个,马上回应,前边都很流利顺畅,就是不知怎么了忽然好想被咬了一口。

「校长,您没事儿吧?」王老师也觉得有点不对,又向前走了两步。

「没事,没事,就是刚才说话一着急,咬着舌头了。」校长又向下缩了缩身子,好想在掩饰什么「呦—!又咬了一下,这样吧,我再考虑考虑,明天上午我们开个会研究一下,叶老师的意见也很关键呀!」「哦!好的,那我再和朱老师沟通一下,也去看看叶老师。您—也要注意。」听到校长结束的谈话,王老师只好告辞出来,只是让校长注意什么没有说清楚,也不知道王老师话中的含义校长听明白没有。

看到王老师关好门出去,听得门外脚步声走远校长才自言自语说到:「要不是你爸爸和你未来老公公你能进的了市中?就算进来了能教高中?初次带班就能到高三?全市只有三个名额的优秀青年教师评比观摩会能有你的份?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呢?没有他们俩,我让你王老师变汪老师,也得在我胯下做条小母狗。」说着说着好像忽然想到什么,解开了西装扣子,一低头朝桌子下边说到:「敢咬我,你还想不想混了?」

桌子下面,在校长岔开的两腿中间跪着一个人,头发披散着,看不到脸,上身穿了一件小衫,下边是一条橙色百褶裙,这—这不是叶小梅叶老师吗,她跪在校长的腿间?这是她抬起头来,她的嘴中正含着校长那半软的阳具,真是……要是被其他任何一个人看到这个场景,左波的开除估计也就变成被老师诱惑了吧。

听到王老师走远的声音,叶小梅抓住校长的裤带轻轻一拉,裤子退到了膝盖,校长顺势向后一仰,椅子从坐姿变成了半躺状态。

「亲爸爸,我不和您混和谁混呀!只是小弟今天有点软,我刚才不小心……」叶小梅有点害怕,又有点害羞,吐出来刚才一直塞在嘴里的那个小家伙。

只是她对校长的这个称谓又从何说起?

「别说废话,给我舔」校长说着这话,双腿一下子翘到桌子上,手把着叶的头像下身按去。

叶小梅脸上闪过一丝难色,不过也没办法,顺着校长的手,伸出小舌想着校长那黑黢黢,长满长毛,又带点金黄和纸屑的菊花舔去。

「呕—」还没接触就一阵刺鼻的味道,叶小梅只觉得胃内一阵翻江倒海,差一点就吐出来。但她心里明白,不能吐,这是校长的恶趣,自从她被校长搞上手,每天上午都有一个任务就是给校长清理肛门,必须完全用舌头清理干净,如果不……最初的那几次她已经不敢再回忆了,只记得半年前的一次,她稍稍有一点犹豫,就被校长带到郊外的雪地里赤身裸体的待了一下午,而且她的尿道还被插了一根外皮破损的电线,不过好在当时她跪地求情校长才没有把电线的另一头连通电源。

「啊—!舒服,深一点,再深一点,对,对就这样,啊」校长闭上眼睛享受这份服务。

「这一两年没白培养你呀,昨天区里开会打算给优秀青年教师盖几个楼,市中有五个名额,我已经推荐你了,过两天区里会有人联系你去填表的,有了自己的房子就不像在宿舍那么不方便了。当然你以后的表现也是很重要的。」听到校长的许诺,叶没有停顿,也没敢停顿,小舌继续努力进出着校长的菊花,显的越发卖力。只是眼角流出了一行清泪。

好像毒龙真的有效果,校长那本来半软的小弟弟也硬了起来,被包皮遮住的龟头也露出了峥嵘,校长感觉差不多了,轻轻一拍叶的头,叶马上明白,董事的站起身趴到桌上,撩起百褶裙说到:「请进吧,爸爸。」可是眼中的泪却流得更欢了。

「嗯!今天不错,穿的是开档丝袜,而且没穿内裤就出门,那个左波是不是知道这个才男」校长放下抬起的退,并没有站起,只是把手伸到两腿中间,伸出两只手指直插入叶的阴道。

「呀—」好像校长直接插入的手指让叶小梅有点不舒服,她轻声示意。

校长好像没听到是的,手指继续在叶的阴道内扣动「叫什么,一会儿让你爽个够。嗯,在这儿,出来了。」随着话语,校长的手指从阴道中退了出来,两指间夹着一颗沾满淫液的枣子。

把枣子拿到眼前看了看直接放到嘴里,回味了一下才说:「今天这个好,很饱满,看来还是要刺激,多出水才泡的好」说着又伸手拿了一粒吃了,第三次伸进去的手指扣摸了半天却什么也没碰到。

「怎么回事?」校长的话音从背后传来,听起来很冷,叶小梅吓得一颤,忙回答:「我也不知道,应该在里边,这不是昨晚你塞……」说到这里叶小梅好像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少说了些什么,马上住嘴,打算改正,不过好像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,「啪」的一声想起,叶雪白浑圆的屁股上就出现了一条鲜红的皮带印。

「爸爸,亲爸爸!您饶过我吧,我刚才一走神……」叶小梅忙转身又再次跪倒校长腿间,打算恳请校长原谅她遗忘作为女儿奴应该对主人说话的抬头。

「人都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看来我还是太心疼你了,最近不但没收拾你,还给你申请了房子,你就这样报答我?」

「不!不是的,我会好好对爸爸的。今天是特殊情况,爸爸不要惩罚我」「不惩罚你?现在说话之前都敢不带爸爸了,而且枣子还少了一个,你知不知道这要吃七七四十九天最好?」

「爸爸—爸爸!」叶小梅已经泣不成声了,「爸爸从明天开始我们持续四十九天,我保证弄好,不会掉了,你饶过我这一次吧。」看着叶小梅的可怜样,校长心中也泛起一丝怜悯,想想事已至此也只好这样了,不过经此一弄什么心情都没有了,却又一股尿意上头,想了一下,就把叶小梅的头向自己下身按去。

「这是最后一次,下回一定给你带点电……」

叶小梅顺从的再次含住了那已经缩成一团的小弟弟,刚想向往常一样用舌头去挑动那龟头,忽的一股热水在嘴中散开,「尿」叶小梅想到,本打算吐出,可一来是头上的大手按得紧,二来是不知道这里再反抗下去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。

只能屈辱的把尿道口腔中尿液一口口的吞入腹中。

「嗯!都咽下去,这回表现还可以,告诉你这叫回龙汤,和阴枣一样的好东西。」校长感觉到叶小梅的动作,心中大为得意,不由得对叶卖弄起来:「对了,一会儿你把今天的带子拿上,过两天我到你哪里的时候好好欣赏欣赏。」「嗯!」叶小梅含着那一团阳具,含混的答应着,想到每次宣淫调教老东西都要录像留念还不时拿出来翻看,叶小梅的心整个碎了,眼泪再次涌出。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