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家宅乱事
家宅乱事

家宅乱事

「能和我说说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吗?」庞娇慧穿着简朴的校服,整个人也憔悴了不少,活泼的马尾辫现在干燥失去了光泽,无力地搭在她的脑袋后面。她坐在空荡荡的局走廊座椅上,挥手拍了拍旁边这个的很大空位,示意我坐下来。

  「我,我……」我张了张嘴,话不知如何开口。原本我打算靠能力走妹妹路线,然后重回自己当初的家庭开个后宫,但是这样做,无异于舍弃掉了慧慧正位的位置,多年青梅竹马的发小抵不过个人欲望吗?我坐在她的身边,看着她憔悴的侧脸,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当初身后那个跟屁虫的身影。如果走慧慧路线的话,和原本家庭不好搭上线啊。

  「那天你们都很奇怪,云聪他意外的变得很陌生,我和露露找不到十几年的相处的一点影子。而你似乎让人感觉也变了不少。」庞娇慧自顾自的说着。

  「慧慧。」我良久喊出了一个称呼,也没有注意到她捏紧的拳头,「记得小时候一直有个胆小孤单的奶娃子一直受人欺负,不知什么时候就突然成了跟屁虫,整天在身后不停地喊大聪哥哥……」「在初二的一天夜晚,不仅美女救狗熊只身打跑了5个小混混,还反过来向狗熊告白,胆小的狗熊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。」我抬头望了望天,庞娇慧眉头都皱了起来。「从那以后,美女缠了狗熊到现在,两人就这样不知不觉在什么时候成了对象。」「你到底想表达什么?这些都被你打听出来了。」庞娇慧怒气冲冲的捏紧拳头想揍我。「你想表达你从小就喜欢我,一直调查跟踪我。」「不,我说了你都未必肯信,你喜欢我摸你的脑袋,尽管每次你都假装不是很乐意。」我直对她的眼神说道。「有人的时候,我喊你小慧,没人的时候,我喊你慧慧。你还说过你最爱我胳膊上的那一道伤疤。」「呵呵,你说想说你是陶云聪,去你tm的。」脸色苍白的庞娇慧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,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,又狠狠的给我的腹部来了一拳,随即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。

  我痛苦的捂着肚子,却被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挪开了我的手,替我捂着腹部。

  「真是的,这么一对情侣真有问题。小王同学,笔录做完了,你也看过了打你的同学了,你还是早点离开吧。」「谢谢。」我弯着腰将身体重心依托在女警身上,她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不断袭击着我的鼻子「你好,那个,可以问一下,我的那个同学会受到怎样的处罚?」「嗯,按照法律,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」女警抿着嘴唇。「不过按照实际情况,最终估计只能拘留他数十日而已。

  另外,你那个同学母亲也来了,她情绪有点激动,你最好要避着点。」「没事,小姐姐,我见过她了,感觉她好可伶,所以我将撤案都做好了。」我摸了摸脑袋一副无害的模样。

  「叫我男哥,现在见面怎么变生疏了。」女警猛地拍了我的脑袋,真疼,得了,又一个慧慧。只听见她小声的感叹。「唉,小爵你真是个好人,可惜这社会……」「谢谢你的好人卡,谢谢你相信我是好人。谢谢你,男哥。」我一副哽咽的模样,我的演技也越来越厉害了。「很多人说是我的错,你信我是好人吗?」「不是我信你是好人,而你就是个好人。」女警爽朗的笑了笑摸着我的脑袋。

  「哎,我们好歹也在一个村子哎,小时候你是什么样子我怎么会不知道呢?我一直都会相信你是好人,可别辜负我的信任哦。」「我不会辜负你相信我是好人。」我摸了摸鼻子,嘴角露出一丝不为人知的弧度。

  ……

  「哥哥,没想到你真的是我哥哥,那个人太可恶。」陶露露握紧拳头看着庞娇慧。「还是慧姐姐厉害。」「我昨天在警局看到他并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,我就在他兜里丢了窃听器,走的时候,还故意在他肚子上给他一拳,实际上就是拿回窃听器。不过,我估计你哥早就知道了。对吧,云聪。」庞娇慧淡淡的笑容看着我,只是眼角仍有一丝忧愁解不开。

  「那是当然了,否则我和王加爵那人渣说话的时候就不会那样诱导他说出真相了。」我双手按在庞娇慧的双肩。「其实我一开始也并不确定,只是抱着试试的念头。只是你的那一拳,打得真疼,比当初向我告白的时候打的还疼,话说慧慧你真不是有意报复我?我受伤的心灵和肉体都需要得到补偿啊。」「呵呵,你想要我补偿你?」庞娇慧的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,捏了捏自己的拳头,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。「说吧,不管是什么样的补偿,我都会答应的,只要你敢提。」「呵呵……」我赶紧撇过头,然后可怜兮兮的看着妹妹陶露露。「露露,你呢?你会怎么补偿我这受伤的心灵呢?」「你想要我怎样补偿你都可以哦。」陶露露捂着嘴巴笑嘻嘻的说道。「不过得是慧慧姐先补偿你。」「好啊!那我就不客气了。慧慧,我的要求就是,你的归属权主权使用权都属于我私人的,你们无法拒绝我的任何要求,不会对我隐瞒任何想法,并且你都是无条件相信我,无论有什么心事都会告诉我。露露啊,你也要这要补偿我哦!」说着,我脱掉了自己的衣物,内心砰砰的跳动着。「慧慧,都这么年了,当初的丑小鸭变成了白天鹅了,还变得很暴力,到现在我们还只处于牵牵手,真的很不好。现在,就让我们突破那一层关系吧。」「说的也是呢,这是我的不好。」冯娇慧脱掉了那件朴素的校服,细腻如玉的两团柔软隐隐露在了外面,挺拔的将贴身小背心撑起来。无条件相信我的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。「说起来是我强迫你和我交往的,我到现在还没给你福利,你不会怪我吧。」「当然怪你了,这么多年被你吊死在你这一棵树上,舍弃里一堆树林,还一直没福利,多悲伤啊!」我假意的装出悲伤的模样。「现在只能靠你用以后的日子弥补了,当然我也决定了,以后要有一堆森林,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了,慧慧,你也来帮我建立后宫吧。」「心里好难受,我会用一辈子弥补你的,虽然不甘心,但是我无法拒绝你呢,我要替你管理后宫。」冯娇慧擦着眼角的泪水脱掉了自己的校服裙,修长白腻的大白腿泛出如象牙般的光辉,暴露在我们的眼前。

  「哥哥,后宫,不,不不,你现在,现在身体属于王家爵,那你岂不是不能帮家里传宗接代了?」陶露露双手捂住脸蛋和眼睛,表示自己不看眼前的羞羞的事情,但是她通红的脸蛋和手指张开的缝隙里那个好奇的目光,就将她的心思完完全全的曝光。「我也喜欢哥哥,从小时候就很喜欢了。我想,想成为哥哥后宫的一部分。现在这样我们就不算乱伦了。」「不,我现在的身体基因和我原本身体基因换回来了,我的DNA和以前没太多差别哦。」我笑着看着陶露露,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喜欢我,还在不会隐瞒和坦白的能力要求下,直接说了出来。不过这样也好,反正现在的我是不允许肥水流入外人田。「我也很喜欢妹妹哦,伦理道德在我看来更有刺激的感觉。」「真的吗?」惊喜的陶露露眼里的泪光由悲伤瞬间变为惊喜,欢欢喜喜的跳着步子,在地板上留下了一颗颗包含喜悦的晶莹泪珠。

  「那我们不管其他,快快的来一场吧。」我将慧慧的白色棉内裤撕扯下,神秘的私处暴露在我们的眼前。处女的冯娇慧第一次将自己玲珑凹凸的身体暴露在异性面前,她局促不安的想遮住她的私处,却被我将她遮挡的手拍开,慧慧只能下意识的加紧大腿,紧张刺激的感觉让她的大腿根部神秘丛林迅速被神秘液体浸透,变成一片湿漉漉。

  「稀疏的丛林,粉色的穴口,还如此紧闭,手感也不错。说真的,之前我在医院里还在想,我的慧慧会不会被那个王渣夺走了处。」我的手随意的戳了戳她闭合的浅色细小阴唇和微微开启的鸿沟,肌肤的香泽和弹力立时传入我的心底。

  「真激动,慧慧的第一次结果还是我的。」

  「唔,嗯……」冯娇慧满脸羞红,敏感的私处被玩弄,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刺激,更何况自己的爱人对着自己私处的夸奖以及对自己第一次的满意,让她被心里满满的幸福塞得更满到近乎窒息。

  「来,慧慧,张开腿。」冯娇慧在我的命令下突然张开她的腿,私处便完完全全展现在我们的眼前。此刻我突然将她的贴身背心解开,让她完完全全的将她那具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身躯暴露在我的视线中。

  「好好,好羞耻。」冯娇慧红着脸说道,在她平滑无骨的双肩下,一双柔腻的胳膊正半遮半掩的抱在胸部前,但挡不住那一对儿如一捧奶油果冻般荡漾不已的浑圆突挺玉峰。

  「露露过来张开嘴巴。慧慧站着张开大腿,对着露露嘴巴,准备尿尿到露露的嘴巴里。」看着不会拒绝我的两个赤裸女体在我的面前摆好姿势,我心里成就感满满。

  「预备,尿……」在我的令下,一道微黄透明的液体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露露的嘴巴附近里,在露露的脸上溅射起无数尿水花。

  「咳咳……」被尿水冲到鼻孔里面的露露咳嗽的张开嘴巴,而我趁机将自己挺起的肉棒插进去的嘴里。露露勉强睁开的眼睛看到是我肉棒插进她的嘴里,反而十分满足和开心。露露生涩的伸出她小巧柔软的舌尖,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舔着,轻轻的去挑逗龟头上的缝隙,轻轻的去舔弄龟头上的冠状。然后伸出舌头将我的阴茎细细的舔弄一边,将我的两颗阴丸温柔的含进口中。

  「咦,露露你不会感到恶心吗?」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气。

  「不会哦,我可是最喜欢哥哥了,哥哥的一切我都喜欢。」露露吐出了我的肉棒回答了我的话,然后又将我炙热怒涨的龟头慢慢的吞了进去。一个不同于阴道的紧握感让我的龟头欢愉着,小舌头在上面刮弄着,我抑制住自己想要揉捏她身体的冲动,我要露露用匍匐跪拜的姿态迎接我第一次的射出,要她用朝圣般的姿态去迎接我的精液,然后一滴不剩的全都吞进去。所以我不能动,所以我只能抑制着自己。

  「你们真是的,是不是忘记了我。」慧慧一把在我的背后抱住我,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,将她酥软的乳房压扁在我的背后,然后生涩的上下摩挲推动着她的乳房「我可是听人说,你们男人最喜欢这个胸推了。」「真不愧是我的慧慧。」我别过脸吻了吻她的侧脸,双手放在胯下露露的脑袋上,压低着她的头,让我的阴茎正一寸一寸消失在她的唇边。在离我的根部还有一点点距离的时候,我的龟头碰到了她的咽喉。露露开始干呕起来,身体大幅度的颤抖。我心里有些不忍,毕竟是我一直以来疼爱的妹妹啊。

  似乎察觉到我的犹豫,露露主动努力的继续吞入,她大量的口水顺着我的阴茎滴落,打湿了阴囊,打湿了床单。露露的干呕声越来越大,但是她仍不管不管的前进,露露的唇挨到了我的腹部挨到了我的阴囊,龟头在露露的喉咙里,被咽喉口一下一下的夹着,那种深喉的感觉终于让我失控了,巨大的快感瞬间击败了我所有的理智,一发发的精液射了进去。露露的双手紧紧的抱着我的大腿,试图与自己的本能抗争着。最后还是争不过自己的本能,剧烈咳嗽中将我喷发的肉棒吐了出来,喷发的液体布满了她的眼睛、鼻孔、耳朵、脸上、头发上、以及稚嫩的胸脯上。

  「咔擦」一声,房门被打开,门外站立着四个人正呆呆的看着卧室里面的一切,而此刻浑身布满精液露露咳嗽中忍不住呕吐着,浑身赤裸汗液慧慧。

  「靠,不是说好去学校解决争端吗。」我呆呆的看着门外的四人,有我前身的父母、有王加爵、还有之前的女警。

  「难怪这个崽子会突然撤案,原来是这样。」我的父亲早就怒不可遏的拿起门口的椅子朝我走来,一直以来活在父亲阴影下的我浑身不由得颤抖起来。

  「你想做什么。」英姿飒爽的女警眉头一皱,迅速将父亲擒拿住。「不要随意冤枉和欺负好人。」「什么,你脑子是不是有屎,没看出来这是个什么情况吗?」父亲反手捏紧女警的双手要挣脱开来。我前身的母亲也跑上去要帮忙父亲挣脱女警的束缚。

  「可恶,你们这一群不良公民,就整天知道欺负他人。」女警愤愤的说道,「回去我就告你们袭警。」「谢谢你的信任哦,警察姐姐。」我挺立着我的肉棒,将床单披在了身后两位佳人身上,此刻心中的牢笼似乎一切都被破开,心中的严父也失去了可怕的影响力,就像一只无力挣扎的病猫。「陶云聪,替我抓住你眼前的陶国华,不惜一切代价,哪怕是死。」「什么?怎么回事?小聪,你怎么了?没看见你妹妹和女朋友在被……」陶国华怒火冲天,满眼的不解。

  「李明霞,你说过只要我答应了撤案不追究之前校园暴力事件,无论什么要求你都会答应我。」我直直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娇艳的妈妈,心情十分复杂。「我的要求很简单,你不会拒绝我任何要求,不管我如何无理的要求和行为,你都会温柔包容着我并同意我。你全心全意的爱着我,我的幸福就是你的幸福,和我在一起也会让你感到无比幸福。」我把在女护士身上的要求放在了妈妈的身上,一听到我这要求的妈妈一脸愤怒,可惜在我的能力下屈辱的答应,然后就真的全心全意的爱上我了。

  「你在胡说什么话?」陶国华心里陡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。

  「那么现在开始正餐了。」我没有理会父亲,缓缓解开妈妈上身的扣子,一颗,两颗……全部解开,雪白的腹部,火红的胸罩,以及丰硕无比的胸部,全部暴露在我的面前。「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渴望的一幕啊,妈妈。」「不。」陶国华瞬间明白了眼前所有人为什么变得这么怪异了,堂堂七尺男儿颓然跪倒在地,无数眼泪从虎目里滴落在地,如败犬般被女警按倒在地挣扎着。

  「妖人,原来是个会妖术的人。」

  我没有理会他们,细细的打量着我眼前的母亲娇躯。母亲纤细的腰肢,难以想象这是一个生了两个孩子的母亲。她脱掉火红色的牡丹胸罩了,那紫色葡萄,那肥硕却坚挺的乳房彻底暴露在这个爱人少年面前,那本能的羞耻,让她脸颊微微发红,更显韵味。母亲脱掉上衣后,又脱掉自己那包臀紧致的OL裙,轻轻抬脚,彻底脱掉,身上的衣服已去了四分之三。这穿着红色高跟鞋,那紫色的内裤在黑色透明的丝袜之后,半朦胧地诱惑着我。母亲坐在椅子上,脱掉了高跟鞋和腿上丝袜,那雪白晃眼的大腿肌肤展现在我的眼前,然后翘起屁股,将紫色内裤和自己最后的尊严矜持一起脱掉。

  一直以来母亲最吸引我的一米七七的高挑身材、充满了妩媚的眸子,以及硕大圆满的乳肉和臀部,终于暴露在我的眼前,兴奋的我刚想扑上去,结果被身后的人束缚住。

  「我真怀疑自己是中了妖术,让你对阿姨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,对不起了,云聪。」庞娇慧瞬间将我放倒在地,双脚压制住我的身体,张开的修长双腿让春光从床单中透露出来。她的语气之中充满自嘲。「不管这么说,只要将我们放到更多人面前,更多旁观者应该能看清怎么回事。如果你真是云聪哥,想必不会怪我这么做吧!」「我是你的爱人男友和主人啊。」我怎么会不介意不怪你呢?可恶,还好有过你们答应过无条件信任我的。「快松开我,帮我管理好后宫。露露,你也是。」「啊啊啊!我怎么会怀疑男友主人呢?」庞娇慧一惊一乍起来,帮我扶了起来,然后双胸紧紧的贴在我背后撒娇。「主人,我的好主人,嘿嘿……」「呀,对不起,哥哥。」而此刻的露露则是一脸歉然。

  「我怎么总感觉有什么不对?」这时候女警也犯难了。「你们一起和我一起出去让更多人看看。」「男哥,让外面评理的结果也是看多数派的结果,也就是少数者服从多数者,也就是说多数者往往是正确的吧,对吗?」我眼珠转了转,主意来了。

  「嗯,那是当然。」女警觉得没有异议。

  「男哥,你一直都很喜欢我,内心把我当成爱人和主人,曾发誓我高于一切,愿为我牺牲一切。你们说是的对吧?」「哈哈哈,我明白这个妖法的能力了。」陶国华在地上低声哭泣着。

  「胡说,这,这怎么……」女警紧张激动的口齿不清的话被其他人打断。

  「是的呢。」庞娇慧、陶露露、王加爵、李明霞四人打断了女警的话。

  「啊?是的吗?不好意思,是我太太……」女警感觉极度难以启齿。「是我太粗心大意,忘了这些事情。」「没关系,用你的一辈子慢慢的补偿吧。现在替我好好抓紧陶国华。」说着我慢慢走到我前身父亲面前。「陶国华,你的妻子和儿子性命和其他都掌握在我的手里,你想这样痛苦清醒着还是幸福沉睡着?当然,清醒着的话,我不介意让你的儿子跳楼自杀,还留医嘱说是你害死哦。」「我,我……我愿意……幸福沉睡着……」陶国华艰难的说出了自己的选项。

  「你是我的主人,你是我至高的主宰,我,我不会拒绝你的任何要求,你幸福我就幸福,哈哈,这样行……诶?主人,我,我,卑微的奴仆参见伟大的主宰。」「唉,终于一切都搞定了,我原本的剧本是让身不由己的你,在内心挣扎中帮我搞内心痛苦的妈妈呢。可是我还是下不了这个心啊。陶国华和王加爵出去替我这里做好一切掩护哦。」我叹了一口气,随即又兴奋起来,看了看房间里面的四个女性,声音也高了起来。「英武不失妩媚的女友庞娇慧、可爱小胸萝莉的妹妹陶露露、高挑玲珑魅惑的母亲李明霞,还有个不逊男儿的英武女警叶胜男,开始吧。我的后宫啊,做开心的事情吧!」「好啊。(没问题)」美女们对我的赞美不胜欣喜,娇羞着和我一起奔赴极乐世界。


  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