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双界王第一章作者:heixue
双界王第一章作者:heixue
   一个俊秀青年紧盯着眼前的三尺药鼎,念念有词。「大道变更,器具崛起,元力衰微,望历代祖先保佑,让我练成这一炉改命丹,否则我药王一脉只怕要终结于此。」
  青年名叫风绝,是隐世宗门药王宗百代传人,随着机械文明的兴起,名山大川惨遭破坏,元力龙脉多被截断,诸多隐世宗门主动涉世,以绝强武力成就俗世霸主,而药王宗历代人丁稀少,不擅武力,而且门规甚严,因此逐渐式微,传到风绝这一代已是穷途末路。药王宗传承极古,从三皇治世、五帝定伦之时即有流传,传承经典《药王经》本分丹鼎篇和术法篇,种种神通奇异之极,奈何太过艰深,只以天地气运和至纯元气为引方可筑基,在如今的世道,衰微也是正理。
  风绝不甘心药王宗沦于破灭,冒险将术法之理融入炼丹之中,企图以丹药逆天改命,强行筑基,重振宗门,于是将药王一脉仅余的积存拿来行险一搏。
  只见鼎内青烟焚起,袅袅环绕,竟然隐隐组成一道龙形。风绝双拳紧握,紧紧盯着药鼎的动静,忽然间药鼎中异香传来,风绝面露狂喜之色,谨慎的轻轻上前,掀起顶盖从中取出一颗流光丹丸,放入净瓶。「列祖列宗保佑,我必振兴药王一脉。」风绝多年夙愿一朝完成,再也顾不上其他,抓着净瓶走入屋角,按动按钮,进入地下密室。
  五心朝天,风绝取出丹丸一口服下,顿时一股强大无匹的能量在体内升腾而起。风绝闭目调息,引导着多年萦绕在心间的药王经行走于浑身经络。痛苦,是他现在唯一的感觉,从来未经元气滋养的身体突然收到巨大能量的冲击,浑身经络仿佛要断裂一般,风绝咬牙苦撑,一周天后,体内能量非但并未消减,反而越来越充盈起来。「你大爷的,难道老子辛苦炼制的改命丹竟然成了绝命丹么?」
  风绝眼中满是绝望,「不管怎么样,就算是死,老子也得试试筑基的感觉!」风绝按照术法篇的心诀,一次一次冲击命门,试图冲开命海,十周天、二十周天…
  …不知多久,只觉得头脑中轰然炸响,命海洞开,蓬勃的能量一下冲入其中,仿佛干涸的池塘充满了活水,风绝只觉得浑身360处毛孔无一处不舒畅。在畅美之时,命海中能量越来越饱满,逐渐凝结出一片闪亮的命格,也就是药王经中所述的元神。随着元神的诞生,命海中的能量又一次爆发性的增长,「完蛋……老子这身体快承受不住了」,风绝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炼制的改命丹竟然含有这么强烈的能量,「看来只能元神出窍再说了,否则老子只怕立刻爆体,变成孤魂野鬼……」。
  风绝运动法诀,催动元神飞出体外,岂知元神甫一出体,仿佛失去控制般,撞向一处虚空,只听轰隆一声,湮灭无踪,只留下一具充盈能量的躯体。
  且说风绝元神失控后,撞穿时空节点,却是闯入了另一处时空,时空节点后,身体与元神因果隔绝,元神越发虚弱,风绝也濒临失去意识。忽然他感受到另外一个濒临死亡的光点,于是猛地冲了上去。
  大华王朝龙州城
  「疼……好舒服啊!」这是风绝清醒之后的第一感觉,他的元神和另一个灵魂融合后,第一次睁开眼睛说出的话。之所以出现如此矛盾的感觉,不是因为风绝成了受虐狂,而是,浑身到处都是伤口,刺骨的疼痛,让他难以忍受,同时这片天地元气极为丰沛,让他舒服的简直无以复加。摇摇头,想一想这片大陆的信息,这是一片庞大的大陆,却被黑暗山脉从中隔绝,丰沛的元气蕴养出强大的武道文明。其中山脉以东称为龙之大陆,以内力、术法见长;山脉以西则被称为兰斯大陆,以魔法、斗气取胜。风绝的新驱壳是东大陆大华王朝朱虚侯府家奴,朱虚侯沐子秋的封地在龙州城,是城内说一不二的霸主,家中有3女1子。而风绝附体的名叫驴蛋的倒霉鬼,则是因为摔倒时碰到了三小姐的鞋子,而被执行鞭刑,险些打死。
  「妈的,真是个残酷的社会啊!」风绝无奈的想着。活动一下身体,虚弱的一塌糊涂,还好神念受损并不严重,覆盖整个龙州城都毫无问题。「不管怎么样,活下去才是第一要务啊!」风绝爬起身来,走出柴房,天已经入夜,仗着神识指引,他偷偷摸进厨房,找到些残羹冷炙,草草填饱肚子。「我本想重振药王宗,却没想到阴差阳错被放逐到这么个鬼地方,以后该怎么活下去啊?」偷偷返回柴房,躺在木板上,风绝落寞的想着。他从来不是一个强者,也没有什么野心,唯一的夙愿就是让药王宗不至于沦于灭亡,而今却也难以实现,想着想着他便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乡。
  第二天天还没亮,他便习惯性起身,到校场点卯。朱虚侯以战功起家,家中奴仆也便是私兵,向来操练极严。列队齐整,教头忽然把目光投向风绝,笑道:「驴蛋,昨天三小姐打了你100鞭子,你还有力气来出操,倒是有种!本想办你个违背军纪,现在倒不好下手,这样吧,你先围着校场跑上100圈,我就放过你今天,如何?」风绝看他如此名目张胆的欺侮自己,却也无可奈何,只得压着怒气问道:「启禀教头,我不知犯了哪条军纪,要教头如此惩戒?」教头笑道:「你没犯军纪,但你犯了三小姐的怒气,所以本教头只好拿你交代。」风绝怒极反笑,问道:「那在下岂不是永无宁日,还请教头指点一条活路。」教头道:「你先吃了惩戒,再来问我。」风绝也不在多言,依言受罚。教头一边操练人马,一边猫戏老鼠一般看着风绝跑步。操练完毕,人马散尽,风绝也终于完,教头笑道:「你倒有种,我告诉你吧,只要你死了,便不在受罚了,哈哈哈」,说罢长笑而去。风绝站在空无一人的校场,良久良久,忽然仰天大笑,「门规教我善,世人教我恶,此事两难全。既然药王宗已堕落至此,还要什么清规戒律,要重振宗门,终归要拿我一条小命去博出个朗朗青天。」
 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不是野心家,而是没有野心的人突然被激起了野心,如果这个人恰恰有与野心相符的能力,这就像一个被开启的潘多拉魔盒。
  拖着疲惫的身躯,风绝以求医为名,离开府门,进入药铺。买齐几味药后,匆匆回到府内。今后的几天,每天忍耐着教头的戏弄和侮辱,风绝炼制了一样小东西,一边用神识探查内院侍卫的巡逻时间和沐府三小姐的作息时间。
  第三天夜,一切准备就绪。风绝黑巾蒙面,悄悄溜进了内院。三天时间,他已对内院的房屋了如指掌,屏息蹑足,来到花阁之外。竹阁、月阁、花阁分别是三位小姐的住处,也对应着三人的名字,沐风竹、沐清月、沐浣花。神识一扫,沐三小姐正在沐浴,小丫鬟都被唤了下去,许是太久没人敢招惹沐家,花阁附近并没有高手守护。
  沐家嫡系都修炼有家传吟风诀,耳聪目明,风绝还没走到绣房门口,神识便发现沐浣花从浴桶中跃起,说时迟,那时快,风绝催动元神,低吼一句:「定」。
  沐浣花便定在当地,这时风绝才放下心来,施施然迈步走向绣房。
  来到浴盆边,看着沐三小姐仿佛雕塑一般,保持着起身的动作,肌肤晶莹如玉,容颜粉雕玉琢,一对玉兔鼓鼓胀胀,下体贴着水面,若隐若现,更增几分诱惑,只有一双眸子仿佛要喷出火来。风绝抓紧上前,把手中药膏分开抹遍她的全身,直到沐浣花浑身泛起红色为止。取消定身术,风绝一屁股做到在地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汗水滴滴答答从额头流下来,而沐浣花也猛地跌进浴盆,一双喷火的眼睛满是水珠,双手仿佛想在身上抓下,却不知从何处下手,双腿也难耐的开始摩擦起来,口中发出低沉诱人的呻吟。
  「术法的确神奇,不过太耗元力了,幸亏她修为不深,以后一定要小心使用了」,进行了一番自我检讨,风绝终于缓过气来,打量起自己的猎物来。坦白说,风绝并无御女的经验,之前10几年一直为振兴宗门而努力,从未在意过女色,不过终究是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生活,看着光溜溜的少女,终归会想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。
  对这个险些抽死自己的少女,风绝并无好感,上前狠狠一把抓在她的胸口上。
  沐浣花的胸部不大不小,正好一只手抓住,甫一入手,一股珠玉般的滑润涌入心头,让多年未近女色的风绝险些竖旗。「以前的日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」风绝发出往事不堪回首的自责,手却开始揉捏起沐浣花胸前两点红豆。
  「啊……」再也无法忍耐的木浣花发出一声低呼,「你是谁?为何闯入我沐府?」
  她的声音很低,大华王朝礼教森严,女子失节是极大的污点,会引发无数人唾弃,即使是沐府的三小姐也不例外。
  风绝不出声,在这个世界,他就像一个弱小的蝼蚁,在没有保命能力之前,他绝不想暴露身份。手上继续加劲,用力的挤压着少女胸口的嫣红。
  沐浣花胸口疼痛,却在男人双指一挤一松之间感到一股奇异的感觉,仿佛浑身难以言喻的痒意顺势排泄出去,顿时一股舒畅油然而生。忽然男人手指松开,感到那种奇异感觉猛然消失,少女无师自通的自己覆上胸口揉捏起来,浑然忘了身边还有一个男人。
  〈着自渎的少女,风绝忍不住心中激动,普通的一副合欢散,经过药王一脉的特殊手法炼制,效果竟然奇佳。「要不是门规限制,就算是卖春药,药王宗也不至于沦落到这般田地」风绝幽幽的想着,对老祖宗的各种怨念。
  〈着少女揉的起劲,忽然伸手,抓住少女的头发,把她从盆中拽出,扔到华美的羊毛地毯之上。听着少女吃痛的叫声,一股异样的刺激让风绝暗爽不已。拨开少女的手指,又一次抓上少女丰满的山峦,另一只手却是探指刺入少女温润的幽谷。深入2个指节,便觉得有一道薄薄的膜阻住去路。风绝并不强来,轻轻挂着少女穴口的嫩肉,大拇指压向了少女小小的阴蒂。三处齐发,少女骄傲的肉体顿时扭曲起来,身躯上的红晕也越发明显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低沉而带着节奏的喘息声仿佛成为风绝手指的伴奏,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变幻,空气中充满淫靡的体香。
  半晌,少女的喘息声越来越急,身体扭动越来越快速,风绝也加快手指运动的速度,忽的,少女一声压抑的呻吟,浑身一阵僵硬,双目失神一般躺在了地摊上。知道少女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,风绝却并不怜惜,伸手把少女翻了个身,露出光洁的后背和两瓣饱满的屁股。伸手取下少女搭在旁边的纱衣,勒入少女口中,伸手狠狠的拧起屁股上的嫩肉,仿佛要把这些天受到的欺辱全都发泄在少女的屁股上。
  「哼……」少女低声闷哼着,臀部传来的剧痛又唤起了刚退下的瘙痒,二者结合在一起却又产生一股让少女不愿承认的快感。风绝没有理会少女的感受,一下又一下的发泄着自己的郁闷,看着少女粉光致致的翘臀,他很想用力的扇上几巴掌,却怕声音一大引来伺候的丫鬟。
  身下的少女浑身被药物刺激的极为敏感,被他的大手一拧,痛的难以忍耐,但混杂在一起的快感也让她欲罢不能。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无意义的呻吟声,少女已经快要失去了意识,只知道忍耐着接踵而来的强烈感觉。
  感觉有些解气的风绝,发现原本粉嫩白皙的娇美臀部已经青一块紫一块的,忽然有点舍不得起来。看着少女毫无力气的身体伏在地摊上,一付娇娇弱弱的样子。忽然俯下身子,在少女屁股上舔了一口。一股少女身躯的甜香味扑鼻而来,身下的少女忽然抽搐了一下,风绝大奇,难道少女的屁股都很敏感么?
  好奇之下,双手掰开少女的臀瓣,伸出舌头舔起了少女的肛门。可怜的女孩从未经历过人事,甚至连自渎都不会,在风绝的毒龙钻下,只觉得浑身有多条凉气直冲头顶,顿时拼命的挣扎起来,努力的向前爬去。风绝得理不饶人,伸着舌头追着少女舔呀舔的,少女被他舔的难受之极,想要摆脱却是无能为力,只感觉充斥全身的痛感和快感更加快速的在全身转动,却总是无法找到发泄出,不由得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  听到少女的哭声,风绝也不忍再折磨于她。于是停下毒龙钻,伸出一根食指按在少女的肛门处。岂知少女肛门极为敏感,被手指一按,紧紧缩住,风绝的中指总是不得门而入。试了几次,风绝总是无功而返,于是伸手扳住女孩的下巴,把手指往她口中插去。少女拼命挣扎,身体像是蛇一般扭动着,奈何七寸被制,终于在交锋几个回合后,被手指插入了檀口中。女孩想用牙齿去咬他的手指,可是全身无力,只能任由他用手夹住香舌,玩弄起来。
  从未碰过女人的风绝仿佛发现一处新天地一样,用手指在少女口中玩的不亦乐乎,一时倒忘却了原本的目标。听着女孩被夹住舌头后,发出的吚吚呜呜的声音,看着美丽曼妙的少女躯体伏在自己的身下,忽然有一种强大的成就感冲击而来。「女人真是个好东西」风绝美美的想道。
  玩了一会,感觉到手指湿湿的,他随意的抽出手指,又指向原本的目标。少女的后庭「遇刺」,顿时又左右扭动起来,不过这一次有了润滑剂的中指却势不可挡,稳稳地插入了女孩的后庭。随着异物的侵入,少女的扭动更加剧烈起来,仿佛一只垂死挣扎的小羊,失落而无助。风绝细细的体会着女孩后庭的感触,和小穴的触感不同,直肠的褶皱并不细密,但是一收一缩的蠕动之间,却给人奇特的触感,伴以后庭的强力夹挤,的确是美如画呀!
  〈着女孩臀瓣的青红,风绝也淡了折磨少女的心思,拇指再次按向少女柔嫩的阴蒂,食指插入小穴,三路齐发,给少女带来强烈的刺激。片刻之间,刚才积累的欲望和刺激便冲破了少女理智的藩篱,双手不由自主的按向了自己的椒乳,随着少年的动作越来越急,少女下体猛地收缩,浑身再次僵直,一股股阴精有力的击打在那层薄膜上,带来更加强烈的刺激。
  风绝甩了甩手上的粘液,将至仔细的涂抹在少女高潮后上下起伏的胸脯上,轻轻将她抱起,向少女牙床走去。把失神的少女放在床上,又掏出药膏,轻轻抹出一点,均匀的涂抹在少女的乳头和下阴部位,细心的垂下布帘,退出了少女的闺房。
  「这么珍贵的药膏,还买一送一,看来我的确是个善良的人」,风绝一边恬不知耻的想着,一边走向了自己居住的柴房,「希望我的合欢散能给这个处经人事的少女带来美好的性体验,如果能够深深的记住我,那将是我的莫大荣幸」。
  带着欢快而淫荡的心情,风绝轻轻的抚慰自己竖起多时的小兄弟,「浑身是伤,做也做不好,你还是不要出来丢人了!」
  〈论坛上好多人写的东西,早就萌生了写一些东西的冲动,但是又怕写的不好,贻笑大方,毕竟我虽然喜欢给别人讲故事,却从来没真正动笔写过。终于鼓起了一些勇气,写了第一篇,这也算是一种自我突破!好与不好,希望大伙多包涵,相信只要怀着一颗宽容而淫荡的心,米粒之珠也能放光华……虽然已不是处男,但是肉戏部分还是不太会写,大伙可以多提宝贵意见,假如有人看的话,谢谢。